导入数据...
 
      政务微博         政务微信  
 
 
 
粽叶包裹的乡愁
[四川教育网]  [手机版本]  [扫描分享]  发布时间:2019年6月12日
  查看:204
  来源:四川教育网

广元市川师大万达中学  黄子会

每当端午节来临之际,吃百草药根、糖水粽子的记忆又开始在我的脑海里慢慢清晰,清晰成了一条记忆长河。我在时光的清波里漫溯,一点点打捞着那些逝去的东西。

每年端午节到来之前,我和妈妈背上箩筐到山里挖百草药根,叫得出名的,叫不出名的,只要是老祖宗流传下来可以治病的,统统都装进了箩筐里。回家淘净泥土,一根根胖乎乎的。一掐,嫩得挤得出水来,就像刚出生的孩子一样招人怜爱。爸爸拿出珍藏了一年多的火腿,将百草药根和火腿一起用小火慢慢熬制。

包粽子前,奶奶端出了大盆小盆摆了一桌子,有从后院里割回来过了沸水的粽叶和秧草,有提前泡好的糯米和豆子。要说云南粽子最得意之处还是这来自于大自然里的原始染料,那是初春时奶奶从远山上摘回来晒干的染米花煮出来的水。那种香味不像茉莉那般浓烈,不像荷花那般淡雅,这是一种能够触动味蕾的香味,染米花水泡过的糯米不过半小时全都被染黄了。

这时不知是从谁家屋顶的瓦缝里钻出了阵阵百草药和着火腿的香味,那香味直钻我的鼻孔,我顺着香味跑到了院里。香味越来越浓,我家的瓦缝里,墙缝里,厨房门里也钻出了香味,全村的香味都汇在了一起,成了记忆中故乡独特的端午节味道。

奶奶把肉切成小块,用于包粽子时用,我看着那方形的肉块,晶莹剔透,肥肉像剥了壳的荔枝,瘦肉看起就像玛瑙一般,都说火腿颜色越透明肉质越好。为了解馋,奶奶给我盛了一小碗汤,我把碗底都舔得干干净净,满嘴除了火腿香味就是百草药的味道。

我认真地看着奶奶把粽叶折成漏斗状,再往里面装满米,或是豆子馅儿,或是火腿馅儿,然后娴熟地用秧草把粽子捆得紧紧的。“来,我教你。”奶奶握着我的小手教我包起了粽子。总感觉包粽子很容易,自己已经学会了,结果秧草一绑,米洒了一地。我有点耐不住性子了,哭着嚷着吃糖水粽子。此时能把我逗乐的也只有那晶莹剔透的粽子了,口感香糯,入口即化。看着我吃着糖水粽子,奶奶笑了,笑得那么幸福,连两个酒窝里都装满了笑容。后来慢慢地我知道了那小小的碗碟里装着的不仅仅是奶奶一层层亲手包裹的粽子,还有那溢满了亲情的味道,家的独特味道。

高中时,父母常年不回家。端午节到了,村子里又飘出了百草药和着火腿的香味。家里少了父母,更少了百草药的味道,端午节味也显得寡淡了很多。“今年端午节,他们又不回来了。”奶奶边叹气,边把过了水的粽叶和秧草晾晒起。我问奶奶:“为什么不等父母回来直接到后院里割新鲜的粽叶”?奶奶摇摇头说:“等他们回来粽叶都干了,哪还能包。”春节时父母回来后,奶奶果然还记得拿出了粽叶和秧草,不耐其烦地淘洗着,过沸水。连着染米花水一样没少,蘸着糖水的粽子味道吃起来还是那样香甜。

毕业后我到了四川教书,每年假期才能回家。端午节前母亲给我打电话要给我寄干粽叶和染米花。我不耐烦地说“妈,现在谁还要自己包粽子,商店里到处都是粽子,我要吃就去买几个吧。”母亲便没有多说什么。身处异乡,虽然端午节大家会礼尚往来地送一盒粽子,随着商店里的云腿粽子被一抢而空,端午节也就过完了,但我始终找不到属于端午节的那份独特的味道。

又是一年端午节,四岁的女儿问我:“妈妈,为什么要过端午节?”我用书本知识告诉她:“端午节是为了纪念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的。”或许我那90多岁的奶奶不知道屈原是谁,但是在她的心中一直有一份对中华传统节日的坚守与传承。

奶奶年轻时包粽子的记忆在我大脑里日渐模糊,我害怕连着故乡端午节残留在记忆中最后的味道也慢慢消失。我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妈,今年我要回家过端午节。”带着女儿回到家门口时,瓦缝里又钻出了阵阵百草药的香味。门缝里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双手颤抖地包着粽子,又费力地捆绑着。她微笑着,纵横交错的皱纹在她的脸上游曳着。正是她用一辈子的信念写成的无字之书教会了我如何去守护亲情。

拿起粽叶,我用乡愁做馅儿,手把手教女儿一层层地包裹粽子,包裹那深藏在粽叶里的深情。



(微信扫描分享)
编辑:李垚秋